首页 > 档案文化

20世纪60年代乾安县水质优化工程

发布时间:2016-12-06     来源:

曾几何时,慢性氟中毒严重地损害着乾安人民的身心健康,是乾安县的地方病。据1964年调查,全县9个人民公社(乡)发病人数一千二百多人,占农村总人口90%。发病体征:普遍可见黄斑釉齿,腰腿疼痛,妇女罗锅,四肢弯曲变形,丧失劳动能力。妇女患病较重者骨骼变形,骨盆狭窄,生育困难。

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对这种病症十分重视,但限于医疗条件,不仅难以治愈,就连病因都不知道。

19635月,时任中共乾安县委常委宣传部长高殿祥下乡到让子公社体尔大队蹲点,发现这里很多妇女都因腰疼不能参加劳动。他把这个情况在县委常委会上提出来,其他常委也说这种病确实严重。无名疾病严重威胁人民的健康,县委书记许力平责成秘书形成报告,他亲自向地委和省委主要领导作了汇报。两级组织也都非常重视,分别派出主管卫生工作的副省长张文海和(白城)行署专员赵智到乾安做了进一步调查。随后,省委派出以省卫生厅副厅长陈光明为组长,省医科大学、省医院、省防疫卫生站等有关专家组成的调查组实地调查。一份报告一份责任,经过半年大量细致的调查和实验。终于查明,这种疾病是长期饮用含氟量较高的水引起的一种地方病。

                                                              

中共乾安县委员会 乾安县人民委员会关于预防地方性慢氟中毒建造

深井及其它综合防治措施给省委、省政府的请示报告

原来,乾安县城乡居民饮用的都是浅层地表水,这种水里含氟量超标,长期饮用即致此病。专家提出,要想防治慢性氟中毒,必须打深层井,取地下不含氟或氟量不超标的水。而这种水均在百米以下。

对专家的意见,有些人半信半疑,县委决定先在体尔村打一眼百米深井做试验。半年后全村有75名病人,痊愈21人好转27人。经对比检测:浅层水含氟量每升8.016.5毫克,而深井水为6.4毫克。这个事实证明了专家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县委决定打深井从根本上治愈慢性氟中毒。

县委县政府为此多次开会研究打井问题。在乾安县档案馆保存着19651028日县委县政府给省委省人委写的《关于预防地方性慢氟中毒建造深井及其他综合防治措施的报告》。报告中他们初部规划,从1966年到1970年,利用五年时间分期分批打179眼深层井,基本可以解决群众吃水问题。但本县资金有困难,他们把县里的规划形成报告,呈给地委和省委。地委书记张李明接到报告后,立即向省委书记吴德同志写了报告,请省有关部门在经济上、技术上给予支持。

在省地委的关怀下,县委县政府组成了3个专业打井队,在氟病区开始打深层井,但还是限于资金困难,打打停停。正当为筹集资金而犯难时,国家计委一位负责同志来白城地区视察,地区领导反映了乾安县打深井遇到缺少资金的问题,这位负责同志向国务院作了汇报,周总理亲自签批50万元给乾安打防氟井用,这个消息极大的鼓舞了全县人民。县里指定一名副县长亲自来抓打井工作,并在专家的帮助下,又研究出了打小口铁管手压井。当时,打一眼大口井,造价要3万元,而打一眼小口井,只需要2000元,而井的深度和水的质量都能保证和大口井一样。截止到1973年,全县共打大口井96眼,小口井156眼,基本上解决了全县人民群众都吃上了深层井水。

但是,新的问题产生了,小口井出水量小,而且铁管易生锈,大口井也只能用车拉水,村里雇专人挨家挨户去送水,到了冬天送水很困难。虽然如此,但不难想象在“十年动乱”的特殊年代里,各级领导忍辱负重在为人民做事,实属难能可贵。

直到文化大革命后,国家为乾安拨专款150万元,群众自筹64万元,在水利和卫生等部门共同努力下,全县打水泥管防氟井143眼,村村铺了管道,自来水送到家里。同时,县里又投资金设立专门病房对患氟中毒病人进行治疗。

据调查,全县自吃上深层井水后再没发现氟中毒的病人。1985年,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沈阳军区司令员、北方地病领导小组组长李德生同志来乾安视察地方病防治情况。他看到了氟中毒防治取得非常好的效果,于是欣然命笔,题写了“饮水思源勿忘党恩”8个大字。

                        乾安县档案馆 刘伟 王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