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档案文化

乾安第一拓荒人——徐晋贤

发布时间:2017-04-10     来源:

  说到乾安县历史,总绕不过一个人,即乾安设治后第一任设治员徐晋贤。

  1881年,徐晋贤出生于辽宁省锦县,其家境殷实,童年时就读于私塾。严格的家教使他勤奋好学,夸张一点说《五经》《四书》倒背如流。他博览群书,学识过人,尤喜书画,书法以行、草、楷书见长。他的书法刚劲有力,直到今天,在乾安县档案馆仍保存着当年由他起草和批阅的大量文稿。

  成年后的徐晋贤受聘于锦县师范教书,一干就是8年。1918年,辞掉教书职务与人合股经商,后因资金短缺弃商从政投奔吉林省长张作相。张作相也是锦州人,徐晋贤和他沾点偏亲,加之张作相乃绿林出身,粗通文墨,身边急需有文化有韬略的人为他助一臂之力,所以徐晋贤的到来,让他大喜过望,安置在身边办理文案。

  民国十五年(1926年)张作相和蒙古王公齐默色木丕勒达成协议,将蒙王领地——郭尔罗斯前旗的达木苏努图克(乡)划归吉林省,并且成立了吉林省勘放蒙荒总局。

  在社会经济不发达的时代,偌拥有一大片土地,不仅扩大了自己的地盘和权势,也增加财政收入,对张作相来说这是天赐良机。谁能管好这片尚待开发的财富呢?张作相权衡再三,他觉得非徐晋贤莫属。一是徐晋贤和他既是同乡又沾亲,比较可靠;二是徐晋贤精明过人,胸有城府,当这个差事既能胜任,又能对自己忠心耿耿。于是同年四月,张作相以省长名义,任命徐晋贤为“吉林省勘放蒙荒总局”总办。

  怀有知遇之恩的徐晋贤立即走马上任。他首先在长岭泰和镇挂牌成立蒙荒总局,然后率随员用两个月的时间实地踏查了蒙荒土地。他望着这片一望无际的大草原,百十个泡沼,仿佛看到了一座金山。他回到总局亲自起草制定了《吉林勘放蒙荒总局办事简章》《蒙放勘放章程》《大地规程辑要》和《招领章程》等文件。这些文件制定了“蒙荒勘放总局”的管理和开发办法。张作相虽然识字不多,但对增加财政收入和拓展财源还是很内行的,徐晋贤把这几个文件念一遍又解释一遍,张听了非常高兴。当即下令省政府颁布施行。此举,徐晋贤给张作相开辟了一条增收财富的渠道,也给了自己大展才华的机会。

  徐晋贤颇有实干精神,而且做事想得周到细致。他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对全部土地进行丈量,掌握土地面积。之后,他找到几个对测量土地有经验的人,每天都和他们共同探讨测量方案。最后商定在蒙荒和长岭交界处择定子午总线,从子午总线分向两旁勘丈作井,每井宽长各六里,丈至东西荒界极边处,向北再推进一井向子午总线行绳,按排递进,以作其他各起丈方之标准。就这样,反复直到荒界北极处丈峻。全县计整井274个,每井36方,每方45垧,破井35个,全荒总面积472770.43垧。并且采用“千字文”为每个村屯命名。于是,在全国出现了惟一一个以“井”字为村屯命名的县(当时还未设县)。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即以蒙荒勘放总局的名义,发出《招领章程》。在徐晋贤制定的招领章程里,他把全县可耕种土地分为上中下三等,每等地标出招领价格,并规定:凡欲招领土地者最少应在九十垧以上,并应有全套犁杖、车马,并盖房、穿井,招领土地如三年后不耕种,蒙荒总局收回,所交招领费用不退还。对于招领土地较多户,需雇工耕种的,招领者必须为雇工建房、凿井,保证住有房舍。

  由于徐晋贤的苦心经营,来乾安招领土地的人络绎不绝,到1931年,全荒已有92个井方有人开垦,农户达到七千余户,放荒二十四万多垧,成熟地已达9.82万多垧。

  在开垦荒地的同时,徐晋贤选择相应地方建立县城街基,于1927年择定在蒙荒中心稍偏北的“伐字井”为县城所在地。伐字井在《千字文》中排位第九十九个字,九十九是百位以内最大的奇数,受过封建思想教育的徐晋贤,认为这个数字吉祥。其次,伐字井地势西高东低,也较平缓,既有利建设又有利于排水,且土地肥沃,属上等地和中等地,所以徐晋贤看中了这个地方做为县城基地。在设计城廓和衙署时,徐晋贤也显示了他的广博知识。在众多设计方案中,他选择了《周易》中的“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演绎而成六十四卦”的思维模式。从长远出发,县城分内外城,内城长宽各两里,东西、南北各设9条马路,纵横交错,把全城划分为64个方块,每个方块长宽各40丈。根据《招领章程》,城基也实行招领,对招领者实行抢修法,即对不按时修筑房舍的,准许其他人招领,交足费用可抢修。

  

   以六十四卦为格局的乾安县城,道路笔直,等距交叉,区段一致,井田相连,全城方方正正、规规矩矩十分好看。徐晋贤的规划,为后来者留下了一个城市建设的参考模式。

  由于放荒较快,设治内人口逐年增多,19276月,蒙荒命名为乾安县,蒙荒总局改为乾安设治局,徐晋贤任设治局第一任设治员。他按照省府要求,在乾安划分6个区,每区设农会和警察署。

  难能可贵的是,徐晋贤是一位开明而具有前瞻性的官员。他大力举办教育,这为他的人生留下了浓重而光彩的一笔。

  1929年,他在县城建立了乾安第一小学校,并亲自遴选校长、教员,并招收二百四十多学生入学。19305月又设立第二小学校,专收女孩入学读书。与此同时,他又积极鼓励私人办学。1930年,全县共有私塾三十多处。为了提高教师质量,徐晋贤又建了一处教员讲习所,寒暑假期培训教员和塾师。为了帮助成年人脱盲,县里还成立了一所“乾安民众学校”,在设治局还专门设一位教育委员,专抓教育工作。在那个年代,就这一点来说,有这样的官员实乃百姓之福。

  徐晋贤在任设治员期间,根据乾安地势偏僻,出行困难,他大力组织人力修路。1929年,动用民工修筑了乾安到前郭、乾安至开通(即通榆)两条主干公路。当时设计两条主干公路宽3丈,两侧各挖深宽各3尺的排水沟。同时,为了发展经济,他还大力招徕人员来乾经商。他听说农安有一位叫刘俊德的商人,经营汽车运输行,他即派人商谈,在“优惠政策”的感召下,刘俊德兴办起汽车公司,极大地方便了全县群众的出行和货物的运输。

  徐晋贤在任设治员期间,他投入大量精力清剿土匪。他组建清乡局,自任局长,下辖两个马队,三个步兵队,专事剿匪。他曾多次提枪上马,亲率队伍追剿土匪。在一次剿匪战斗中,他身中枪弹,士兵劝他包扎一下,他无暇顾及,仍带队追击,直至土匪逃得无影无踪,才回驻地包扎伤口。

  徐晋贤做为旧中国的文人出身官吏,使我们看到他勤谨和守职尽责的一面,同时也要看到,由于受到时代的限制,他也做过一些不利于人民的事情。

  1931年“九一八”事变,他成了日伪政权的伪县长。1932年又因政绩卓著被提升为日伪政权的省政府印花局长。但徐晋贤并没有特别卖力效忠日伪政权,而在1939年托病回乡,并解职回老家锦县隐居,再不出仕。不因一眚而掩大德,徐晋贤在乾安的历史上是个有贡献的人。

   

                                   乾安县档案 王丽丽 )